中国产业新闻网
全方位报道中国产业经济新闻资讯
分享微信微博APP

稳货币、宽财政和扩内需方向明确 这场发布会释放哪些新信号

来源:城市金融报 编辑:金子 2019-09-26 18:19:37

  在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趋于宽松、美联储开启年内第二次降息、欧洲央行重启了量化宽松政策的背景下,我国是否有必要降息,货币政策取向是否会进行调整?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未来是否还会进行新一轮的减税?在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增多的环境下,内需又要如何发展?

  9月24日上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在北京举办第一场新闻发布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财政部部长刘昆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出席。

  在此次发布会上,三位有关部门负责人用翔实的数据和案例,介绍了70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并针对市场关心的保障增长、促进消费等当下热点问题,就现阶段的政策考虑和取向进行深入阐述。

  货币政策以我为主,保持稳健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受到高度关注。在此之前,全球已开启了降息潮。9月19日,美联储第二次降息并释放扩张资产负债表的信号,而欧央行已重启QE。

  “全球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很多国家的货币政策都在宽松,市场习惯性地认为中国货币政策的宽松是个大趋势,也觉得空间很大。”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称。

  在本次发布会上,易纲给出了权威的货币政策思路。易纲表示,应对下行压力,中国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但中国央行不急于像其他发达国家一样采取较大幅度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政策,而是保持定力,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

  “中国是一个大型的经济体,货币政策主要是服务国内经济,所以货币政策主要是以我为主,考虑国内的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来进行预调和微调。”易纲解释称。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易纲再次提到货币政策“以我为主”。此前他在2018年12月清华大学的一场讲座上就有过类似表态。不过当时美联储处于加息周期中,中国央行“以我为主”并未跟随美联储加息,相应地人民币汇率承受了贬值压力。

  现在美联储切换为降息——7月、9月降息后,央行并未跟随下调政策利率。对此,沪上某大型券商债券交易员表示:“在这轮全球主流央行的降息潮中,中国央行是少数没有降息的大国央行。这显示出中国央行在货币政策上的定力很足。”

  在今年的降息潮中,发达国家负利率的情况有所加深。以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例,目前日本为-0.21%,欧元区为-0.47%,美国为1.72%,而中国为3.14%。较高的收益率吸引外资流入中国金融市场,也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

  本次发布会上,易纲表示,目前中国经济处在合理区间,物价也处于比较温和的区间。综合分析,中国的货币政策应当保持定力,坚持稳健的取向:既要稳当前,即加强逆周期调节;同时也要考虑到长远,也就是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

  “这意味着易纲认为现在经济增速不会大幅下行,利率水平也是合适的,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也是合理的。目前降准降息确实都有空间,但是从易纲的表态看短期内大幅降准降息的可能性不太大。”唐建伟表示。

  不过唐建伟认为,随着贷款利率并轨,利率传导渠道得以疏通。未来央行利率操作工具将更灵活,政策传导也将更有效。央行可以通过直接下调MLF操作利率引导与此挂钩的LPR下行,从而有效降低融资成本。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在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货币政策仍然存在空间意味着利率和存准率都存在下调的空间,但问题仍然是继续推动“宽货币”转为“宽信用”。

  1-7月新增减税降费1.34万亿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称,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其中,赤字率提升0.2个百分点至2.8%;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比2018年增加8000亿至2.3万亿;在2018年减税降费1.3万亿元基础上,继续减轻企业税费负担2万亿左右。

  “中国今年的减税降费规模是空前的。在世界上、我国财政史上,以前都没有这么大规模。”刘昆表示,

  数据显示,今年1-7月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34万亿元,其中新增减税1.17万亿。分行业看,制造业新增减税3648亿,占31%,是受益最大的行业;分经济类型看,民营经济新增减税7450亿元,占63%,受益最明显。

  至于是否还会有新一轮的减税,刘昆表示,减税降费是一个动态调整和完善的过程,将对政策的实施效果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的结果调整有关政策措施。

  专项债方面,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各地已组织发行新增专项债券20057亿元,占全年新增限额的93%。刘昆称,新增专项债预期在9月底前将全部发行完毕。

  “应该说,地方债的发行完成度比较高,尤其新增专项债是主力,新增专项债的发行对稳基建、稳投资、稳经济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财政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表示,“尽管这个作用低于我们的预期,但是如果没有专项债的提前发行,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情况会大幅低于现在的水平。”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经济增速为6.2%,相比一季度回落0.2个百分点,基建投资增速由去年底的3.8%小幅回升至今年1-4月份的4.4%,1-8月份再次回落至4.2%。在此背景下,国务院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券部分新增额度,以应对经济下行压力。

  着力扩大有效投资

  中国经济已从外需驱动转向内需驱动。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增多的环境下,发展内需显得更为重要。“要促进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必须进一步发挥投资和消费的有效作用。”宁吉喆称。

  从内需看,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8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5.5%,相比1-7月回落0.2个百分点;月消费增速为7.5%,相比7月回落0.1个百分点。

  对此,宁吉喆表示,要着力扩大有效投资。具体措施包括激发民间投资活力、适当降低基础设施项目的最低资本金比例、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券部分新增额度等。

  市场分析认为,今年新增2万亿专项债额度有三分之二用于棚改、土储领域,形成的实物工作量有限,所以基建投资增速一直未突破5%。鉴于此,提前下达的2020年专项债额度不得用于棚改、土储等领域,这将有效拉动投资。

  消费方面,宁吉喆表示,要着力促进消费提质扩容:要支持服务消费、鼓励绿色消费。

  李迅雷认为,消费放缓的原因是中等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放缓,而中低收入阶层的消费/收入弹性要远高于高收入阶层,因此要通过增加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来提振消费。

  宁吉喆表示,促进消费还要增加居民收入。今年上半年居民收入与经济增长保持基本同步,居民收入实际增长6.5%,GDP实际增长6.3%。杨志锦

责任编辑:金子
相关新闻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东街8号 | 值班热线:(+86)13520653807

京icp备10210212号 中国产业新闻网 © 版权所有2018-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