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新闻网
全方位报道中国产业经济新闻资讯
分享微信微博APP
首页 > 社会 > 正文

上交所: 白纸上画出的“梦中情人”

来源:城市金融报 编辑:金子 2019-12-02 13:31:10

  中国要建股票交易所?要建资本市场?这对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言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尤其是1990年,“伟大的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刚刚解体,改革开放被严重质疑,姓资姓社争论不绝于耳,那个被长期冠以资本主义特有标识的股票和股票交易所,居然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在上海外滩的标志性建筑群中悄然启动。

  1989年年中,30多岁的尉文渊放弃了国家审计署处长的身份,从北京回到上海,这个消息被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时任行长龚浩成知晓后,他让人捎信给尉文渊,“让他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龚浩成与尉文渊的交集是在上海财经学院(现上海财经大学)。那时,尉文渊在财政金融系读书,是学生骨干,深得时任上海财经学院副院长的龚浩成喜爱。

  “老师召唤,岂敢怠慢”。尉文渊于是就职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金融行政管理处。现在社会所熟知的银保监会、证监会都是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金融行政管理司分离出去的,当时的证券业务监管工作也是由金融行政管理部门负责的。或许正是因为这层原因,筹建上交所的具体执行机构就是尉文渊所在的金融行政管理处。

  筹建上交所还有一个重要背景:浦东开发。时任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的朱镕基向邓小平汇报:“小平同志,我们想建立上海证券交易所。”邓小平当时说:“好啊,你们干嘛。”1989年12月,朱镕基召开上海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正是那次会议上,确定筹建上海证券交易所。

  1990年7月3日,尉文渊成为上交所筹备小组组长。按尉文渊的说法,刚接手筹备工作后好多天不知道该干什么。在经历过一段迷茫之后,他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建交易所无论如何首先要有一个物理场所——交易大厅。

  按照龚浩成的要求,这个交易大厅应当放在黄浦区。尉文渊跑遍上海这一区域所有可能带有大厅的场地,包括卖火车票、卖船票、卖邮票的地方。

  也许又是机缘巧合。上海大厦一位副总经理听说尉文渊正在满外滩寻找大房子,便托人带信。当时,上海大厦旗下的浦江饭店经营非常困难,希望能找到大客户物尽其用。尉文渊刻不容缓地去看了,“真够破烂的,又黄又旧,穹顶像块破席子都快塌下来了”。

  但是尉文渊仔细一看,墙是大理石和汉白玉构件,孔雀厅作为中堂精致典雅,圆形穹顶残破中暗透气派。原来,浦江饭店原名叫礼查饭店,1846年由英国商人礼查所建。上海开埠后,它是全国第一家现代化的、由西方商人经营的饭店,罗素、爱因斯坦、卓别林、斯诺夫妇等一批国际名流都曾下榻于此。

  “就是它了。”尉文渊一阵兴奋。接下来的工作则是该如何装点她,让一个破败的饭店不仅变成自己的“梦中情人”,也变成千千万万中国证券投资者的“大众情人”。

  场地有了,交易体系如何构建?其实,在尉文渊的脑子里已经有了计算机自动交易的设想,但如何完成?当时,从世界范围看,只有美国的纳斯达克使用了计算机,但它只限信息传输,真正的资金和股票之间的划转(交割结算)还不能由电脑系统自动完成,而尉文渊试图超越纳斯达克,建立一个电脑系统,一并完成三项任务:行情信息传输、公司信息披露、交易双方的交割清算。不到半年时间,要完成如此之大的创新谈何容易。

  尉文渊为什么坚持要做电脑交易系统?了解那个时代的金融人恐怕都会对手工作业的效率有所了解。比如银行每天下班之后都必须轧清当日发生的每笔交易,手工清点的钱款和手工记账的数字必须分毫不差。为此,银行每天不得不很早就停止营业,而所有工作人员不得不为轧清账款加班加点。如果证券交易所采用传统人工申报、撮合、交易、记账、交割等交易流程,市场规模小的时候也许还凑合,一旦规模大了,加之中国证券市场又多为散户投资者,那就不是出不出错的问题,而是当日交易根本无法当日完成清算的问题。

  也许又是巧合,就在这个时候尉文渊偶遇上海财院信息系的朱快蕾老师,正是朱老师组织信息系的老师和同学,包括上海财院助教谢玮和刘兰娟夫妇,一起开发了上交所第一套计算机交易撮合系统。

  “‘时间优先,价格优先’的基本交易规则是明晰的,但人家做编程之前我需要向人家提供整个交易流程的设计规划,我哪懂这些?”尉文渊举了一个例子,负责编程的谢玮问:股票代码如何设置?编码规则是什么?字段宽度是多少?尉文渊不懂,搞了半天才明白,原来是股票代码需要几位数?哪个数字打头儿?具体如何编排?

  尉文渊回忆说,开头、位数是受上海电话号码升位的启发,这样的股票代码编制一直延续到现在。“当然,还有标准化的证券买卖委托单、交割单也是我们借鉴当年的银行储蓄单据设计出来的”。改革早期,尉文渊他们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拼,一点一滴地凑,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硬是在一张白纸上描绘出他们自己都不曾想象过的图画。

  1990年,中国还处在物资短缺的时期,很多东西都是定量供应。当时筹备上交所的时候,电话号就是一个极难解决的问题。电话终端的数量对交易所非常重要,但当时上交所只申请到了30个电话号码。

  1990年12月3日,朱镕基来到浦江饭店视察交易所的筹建情况。据尉文渊回忆,朱镕基下车看到正在搭建雨棚的浦江饭店门前乱糟糟的,皱起了眉头,但当他看到原来的孔雀厅已经变成灯火通明的交易大厅时眉头展开了,正是这次视察,朱镕基责令上海政府全力以赴支持交易所建设,包括申请电话号码等等。“多亏是12月3日朱镕基来视察,很多事情就好办了。”尉文渊说。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典礼如期举行,当开市的锣声敲响,全球唯一的股票电脑撮合系统跳出第一笔成功交易的结果之后,“电脑技术人员都跳起来了”,而尉文渊却因为一双不合脚的鞋磨破了他的一只脚,发着烧鸣响了开市第一锣。孙庭阳

责任编辑:金子
相关新闻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东街8号 | 值班热线:(+86)13520653807

京icp备10210212号 中国产业新闻网 © 版权所有2018-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