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业新闻网
全方位报道中国产业经济新闻资讯
分享微信微博APP
首页 > 要闻 > 正文

减税降费,谁最强?

来源:城市金融报 编辑:金子 2019-09-19 16:56:07

  力度空前的2万亿元减税降费,是政府今年宏观政策中最为重要的一招。近日,有27个省份披露了今年上半年税费减少的相关数据。哪些省市减税规模较大,哪些省市减税力度较弱,那些欠发达地区的财政又该如何应对减税降费冲击?

  力度空前的2万亿元减税降费,是政府今年宏观政策中最为重要的一招。

  从总体上看,今年上半年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1709亿元,其中减税10387亿元。31个省份减税费规模不一,折射出的是区域经济发展、产业结构、税源分布差别及政策落实程度。

  减税降费全扫描

  近日,27个省份公布了完整减税降费数据或减税数据。由于上半年减税降费基本以减税为主,仅减税数据也基本能反映出一个地区的减税降费总体规模。

  从上半年减税降费规模来看,广东以1727.8亿元居各省份之首,之后二至六位分别为江苏(1085.6亿元)、北京(1053.5亿元)、浙江(966.8亿元)、上海(931.3亿元)和山东(642亿元)。东部六省份上半年减税降费累计6407亿元,占全国减税降费规模比重约55%。

  此外,河南减税降费超400亿元,河北、湖北超300亿元,福建、辽宁、陕西、湖南、天津、云南6地超200亿元,山西、重庆、内蒙古、江西、广西、贵州超百亿元,其余省份不足百亿元。

  为何广东减税费规模最大

  广东的财政收入规模连续20多年居全国之首,因此减税降费金额居首属于毫无悬念。细究广东减税降费构成会发现,增值税减税占比约32%,个税减税占比约28%,2018年政策翘尾减税(增值税为主)占比约14%,行政事业性降费占比约8%,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占比约7%,社保降费占比约5%。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认为,广东位于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现代产业体系完备,经济总量大,制造业、民营企业、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众多,高素质人才规模庞大,主要经济指标及税收收入总额位居全国前列,发达的地方经济为减税降费提供了巨大空间。同时,地方财政收入较为充足,财政可持续性表现良好,纳税服务水平较高,从而为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实打下了基础。

  减税降费规模靠前的五个省份均有上述相似原因。

  为何北京减税费力度最强

  并不是地方财政收入规模越大,减税降费规模就越大,北京就是一个最为典型的案例。

  今年上半年,北京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3171亿元,规模位居全国第六,排在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山东之后,比上海、浙江、山东少500亿~1300亿元不等,但减税降费规模却超过了浙江、上海和山东。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分析认为,北京是中国的政治中心,总部经济很发达,基本都是高附加值的制造业,且高收入人群多,这就导致增值税和个税减税十分明显。

  今年上半年,北京市个税减税约544亿元,占上半年当地减税降费总额约52%。个税减税占北京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达17.16%,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李旭红表示,北京个税减免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近年北京市经济平稳运行,奠定了就业人员收入增长的基础。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北京城镇非私营单位、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水平分别达到145766元和76908元,均为全国最高,为个税提供了可观的减税空间,北京个税纳税人享受到较大减税红利。

  此外,北京总部经济发达,减税效果也比其他地方更明显。受益于今年5月大幅提高保险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比例,一批保险业巨头减税十分明显,比如,中国平安减税获得红利就超过100亿元。也因此,保险巨头集聚的北京所得税减收明显。

  山西、黑龙江等为何减税力度弱

  总体来看,东部发达地区减税费占地方收入比重大,而欠发达地区比如山西、黑龙江、江西、贵州等地占比相对小。

  李旭红认为,黑龙江和山西减税降费占财政收入比例较低的原因是,减税降费的规模增速与收入增速间存在不协调,部分原因在于目前两省的产业结构正在调整。山西有较多的重工业企业正处于产业转型时期,非鼓励类的行业得到的税收优惠倾斜有限。同样,黑龙江位于东北地区,支柱产业为重工业与农业,农业本身就享受了较多的税收优惠政策,因此减税降费的占比变动性也相对减少。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认为,征管因素也可能是一个原因,因为征管弹性空间较大,减税降费政策执行力度越强,减税降费更为明显。

  施正文表示,企业更为集聚的东部省份受经济增速放缓、外贸形势冲击更大,对减税降费诉求更紧迫,当地政府站位也更高,而且由于财力雄厚、可腾挪空间大,因此有更大的动力不折不扣去执行减税降费政策。相比之下,一些欠发达地区本身财政困难,民生问题较为迫切,基层政府压力很大,减税降费政策对收入冲击大,因此一些基层政府不一定坚决执行。

  更注重政策落地和基层财政风险

  未来减税降费将有两个趋势,第一是随着7月份3000亿元降费新政实施,下半年降费力度将明显上升,叠加已实施的减税政策,下半年减税降费力度将更大。9月份16个国务院督查组分赴16个省份对减税降费工作情况进行专项督查,以及审计部门对减税降费政策落地的跟踪审计,将有利于保障减税降费政策不折不扣落地。

  第二个趋势是,由于下半年减税降费政策力度更大,那在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将进一步加剧。7月份全国已经有11个省份财政收入下滑。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主任张学诞介绍称,一些欠发达地区受大规模减税降费冲击,基层财政在“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方面十分吃力,决策层应该更加重视减税降费对欠发达地区财政可持续性的影响。张学诞建议,中央财政要加大转移支付的力度和速度,支持欠发达地区,确保“三保”不出问题。陈益刊

责任编辑:金子
相关新闻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东街8号 | 值班热线:(+86)13520653807

京icp备10210212号 中国产业新闻网 © 版权所有2018-2022